400-033-9799

糧食酒、良心酒!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茶與酒之道,你知道多少?

云水里載酒,松篁里煎茶。


云水,取其廣,取其暢:松篁,則取其清,取其幽。


在我們這個有著數千年文明的古國,茶雖沒酒的歷史悠久,但自漢唐以后,文人們總是喜歡以“茶和酒”來知人論世,并熱衷于兩者并舉。


“綠水棹云月,洞庭歸路長。春橋懸酒幔,夜柵集茶檣?!?/span>




茶樓與酒肆,似乎總是相依相伴,但茶盅與酒碗里所累積的情趣和風韻,卻是迥然不同。


酒是催情劑,可以激化人的情緒。


無論是上戰場之前,還是決定做出了某項重大的犧牲之后,喝的都是一大碗的酒,即使是死刑犯,被砍頭之前,也會賞給他一碗壯膽的酒。


酒入腹中,豪氣頓生。若此行一去不復返,便馬革裹尸還;若凱旋,也當聚會飲酒,千斗不辭,在喜極而泣的英雄淚中,口到杯干。




茶呢,與酒恰好相反,它是鎮靜劑、清涼貼。


當人要做出某項重大決策之時,陪伴他的,定是一杯又一杯的清茶。待茶漸無味,天漸泛白,雜亂的事項便已被分析得清晰透徹,一個近乎完美的計劃已然成形。


古人云,詩是酒之華,詩助酒以名。酒喝高了,可以有豪邁的想象,可以有奔放的激情,可以有飄逸的思緒。


據載,王勃寫《滕王閣序》時,先磨墨數升,繼而酣飲,然后拉起被子蒙頭而睡,醒來后從庾信的“落花與芝蓋齊飛,楊柳共春旗一色”借得靈機,寫下了千古名句“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一揮而就,不改一字。


大文豪李白是詩仙更是酒仙,不敢說是不是因為嗜酒如命,才佳作連篇,但其《將進酒》不但人人耳熟能詳,他的“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又是何等的豪邁!

 

而曹操的“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斠钥?,憂思難忘。何以解憂惟有杜康?!痹跄懿蛔屓烁锌f千?


善飲茶者,雖不易有瞬間奔騰不羈的四溢才情,但由于長年沉浸在明窗凈幾、風日晴和、輕陰微雨、茂林修竹、荷亭避暑、清幽寺觀的環境中,神清氣爽、心平氣和地神領茶的滋味,所以,他的心是清凈、閑適、平淡的,他的思維如琉璃般絢麗、清澈、透明。


讀罷黃庭堅的詞作《品令茶詞》,想必就會對此有點體會。


“鳳舞團團餅,恨分破,教孤令,金渠體凈。雋輪慢碾,玉塵光瑩,湯響松風,早減了二分酒病。味濃香永,醉鄉路,成佳境。恰如燈下故人,萬里歸來對影??诓荒苎?,心下快活自省?!?/span>


熱湯如沸。茶不勝酒。幽韻如云,酒不勝茶。


酒與茶不僅易于激起文人們泉涌般的才恩,還最易引發出人的各種情感。


“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迸笥央x別之時,一杯老酒,最適合于離別時的愁緒滿懷。而表達友情時,觥籌交錯,更能營造熱烈歡樂的氣氛。




朋友在一起,“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盡情揮灑心中的痛快、得意與憂愁。店不怕亂,人不怕多,酒醉微酣,便忘卻一切煩心與辛勞,豪情萬丈地煮酒論英雄,感嘆“把酒當歌,人生幾何”、“兒須成名酒須醉”,興之所至,再撿幾個賠得起的杯子怒摔應一下景兒。


而茶,在表達友情之時,更適合的是無言的期冀。


“茶閑煙尚綠,棋罷指猶涼”,茶只適合散淡不宜群聚,僅靠茶是不能求得歡聚氣氛的。

月白風清之夜,春花冬雪之際,三五惺惺相惜的知己,捧茶小坐,話可能不多,聲調也不會很高。就如同蘇子所擬“從來佳茗似佳人”,欣同知己細談心,彼此間的一切,似乎就在茶煙中流轉。


茶靜,酒動;茶淡,酒濃;茶甘,酒香。


酒是滿堂歡聚,茶是窗前獨坐;酒是春光爛漫,茶是秋水長天;酒是江河奔涌,茶是清泉靜流;酒是楚河漢界的廝殺,茶是黑白世界的清談;酒是濃墨重彩披掛整齊的唱念做打,茶是無絲無竹索面朝天的悠閑小唱。


不過似乎也有例外,比如白居易的《問劉十九》:“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綠蟻、新酒、紅泥、火爐、白雪,有這樣多的色彩所構成的溫暖畫面,怡然自適、情趣盎然,其意境似乎更近于茶。

飲茶與喝酒不同,它要的,在一種輕松優雅的氛圍之中與茶的對語。人們常說的“茶須靜品,酒須狂放”,可能就是這個道理吧。


單一個人孤苦煩悶之時,茶與酒的關系就會更為有趣。豪爽的人會選擇借酒澆愁,文雅內向的人會喝茶解悶。


蘇東坡在其《水調歌頭》中,開篇就是“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span>


李白《月下獨酌》亦是:“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span>


酒似乎可以轉化人的一切哀愁與苦悶。


苦悶時喝酒,無論是烈酒還是甜酒,都像感性的手,在不經意間打開人們平日里緊扣的心扉,掀起沉埋的往事,將陳傷舊痛全部涌上心頭。這個時候,可以丟掉一切理智與規范,求得一時難得的放縱。但短暫的迷醉后,留在大腦記憶的是虛無縹緲的朦朦朧朧,丟不掉的仍是繁瑣嘈雜。所以,人常說,借酒澆愁,酒入愁腸愁更愁。


“蕭然幽興處,院里滿茶煙”。

 

煩悶孤苦之時,一個人飲茶,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一個人飲茶,茶深了,可以聽蕭蕭竹雨,可以聽颯颯松風,可以讓淚在臉上靜靜地流,可以幽幽地品嘗寂寞與孤獨。

茶,給人理智,讓人生保持清醒;酒,使人迷亂,讓人生一半朦朧。


“薄薄酒,勝茶湯;粗粗布,勝無裳;丑妻惡妾勝空房。五更待漏靴滿霜,不如三伏日高睡足北窗涼。珠襦玉柙萬人相送歸北邙,不如懸鶉百結獨坐負朝陽。生前富貴,死后文章,百年瞬息萬世忙。夷齊盜跖俱亡羊,不如眼前一醉是非憂樂都兩忘?!碧K東坡愛酒亦愛茶,但在屢遭不如意之事時,還是選擇了以酒來激勵自己心中的豪情。


善品酒之人,自是喜歡年頭長遠的酒,仿佛歲月滄桑都被裝入了壇中,醇香四溢,厚重悠長。


都市忙碌客,偷得浮生半日閑,便去品茶。茶有禪味,將人生一切起伏跌宕悲喜哀愁,泡進杯中,繼而漾起的是一份謙和淡定。


茶亦禪亦道,酒亦儒亦俠。


所以,古人說得好,酒類俠,茶類隱,酒固道廣,茶亦德素,酒武文俠。倚劍獨飲,可以吸燕趙秦隴之勁氣;雨窗小啜,則如沐江南吳越之清風。


不過,無論酒與茶風格怎樣迥異,也有相同之處,就像有諸多的人文武全才一樣。


“酒困路長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門試問野人家?!?/span>


觥籌之后,人散夜闌燈盡羹殘,酒病酒傷可以用杯清茶來治;茶喝多了,君子之間淡如水,可以在酒里體會一下小人之間的溫暖以及市井里不精致卻扎實親切的活法。


“酒后高歌,聽一曲鐵板琵琶,唱大江東去;茶邊話舊,看幾番星迢露冕,從淮海南來”,茶情酒意,不亦快哉?。▉碓矗禾祉橀L)

蒙特泉酒業全國運營中心(總部)

內蒙古寶豐源酒廠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杜家坎4號院蒙特泉老酒坊

廠址:內蒙古赤峰市寧城縣汐子鎮

備案號:蒙ICP備19003226號-1    Copyright 2014-2019 版權所有:蒙特泉酒業
微信公眾號
京東旗艦店